浙江的老郑俏模样.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风月情浓】离恨天

(林若甫)X阮姒(你)

第三人称代入


庆余年国庆联文


上一棒:@林宸_玥铧 

下一棒:@镜中尘



*开头重生梗

*阮姒是个恶女




  阮姒只觉喉咙苦涩干燥,四肢像被蝼蚁啃食般疼痛难耐,猛地睁开双眸,起身喷出一大口鲜血。


  “噗——咳、咳咳——”


  紧接着干咳不止,蜷缩起羸弱的身躯,偌大寂静的房屋里回荡着阵阵咳嗽声,不知咳了多久渐渐敛声。良久,她用袖袍擦拭嘴角的鲜血,瞪大凤目扫视四周陈设,柔荑放在心口上,感受着怦怦跳动的生命力,神情缓缓凝怔。


  她……不是死了吗?在肮脏阴暗的牢狱里被那杀千刀的灌上毒酒,再拖着那副毫无知觉的身躯到刑场上车裂,尸身随意搁在地上,旁人见之上前唾骂一口,烈阳暴晒腐烂,被鹰鹫野犬啃食,到最后尸骨无存。


  阮姒死了,简直大快人心。


  “哒、哒哒——”她听到屋外由远到近的脚步声,跳着下床,赤足奔走,用力猛地推开房门,把来人吓得花容失色,手上端的药膳险些打翻在地。


  阮姒蹙紧黛眉,盯着惊魂未定的婢女,冷漠地说:“如今哪位当政?”


  婢女被她盯着心生胆怯,垂头,嗫喏答道:“庆……庆帝。”


  “啧。”她不悦又问,“几年了?”


  婢女颤声:“庆…庆历四四年。”


  阮姒闻言微张双唇,蹙紧秀气的黛眉,拧成“川”字,怔在原地,乍然伸出那只冰凉的柔荑,抚摸上婢女温软的脖颈,玉指如蛇般游走在她的肌肤上,婢女惊得呆怔在原地,不敢动弹,端着托盘的双手止不住颤抖,连带着丰腴的娇躯微微打颤。


  “庆、历、四、年。”阮姒一字一顿细声念出。


  大抵是老天爷知晓她心有不甘,也许是阴间收不下她此等穷凶恶极之人,后者想来不大可能,毕竟人人都说她死后不得轮回转世,打入十八层地狱永受折磨,只是……她又活了,活到了四十年后!


  想到此处,阮姒神气地扬手挥袖,唇角噙着一丝轻蔑的笑意,如四十年前般背手,傲气凛然地迈步前行,独留婢女一人怔在原地。


  阮姒在府邸里兜兜转转,所到之处无人阻拦,轻轻地扫了眼路过的仆人,凤眸微微眯起,发现每人都披麻戴孝,不免有些好奇府上是谁入了阴间鬼门关,会不会是自己生前相识之人?


  她思索着越发激动窃喜,不禁加快脚步,奔去了前院。


  阮姒走累了便坐在廊下的坐凳栏杆上歇息,心中暗暗揣摩这座府邸的主人,又去盘算起当下朝政如何,怎样觅得良机东山再起,一雪前耻。


  “姐姐你知道二宝去哪儿了吗?”


  姐姐?阮姒眉头一挑,偏头去寻那道清脆的男声的来源,只见身侧朱红漆木柱探出一个圆脑袋,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珠子紧盯着她,似乎对自己好奇不已。


  她心中一惊,感叹从未见过如此清澈明亮的双眸,像新生婴童般未经人事,心智纯真无邪。


  也许生前有见过……记不清了。想来前世到死斡旋于庙堂风云之中,见惯尔虞我诈,党派相争,又有几人怀揣赤子之心肝胆相照?


  “姐姐?”


  他又呼唤了阮姒好几声姐姐,她很快散走那些悲春伤秋的心思,抿嘴一笑,反问:“你找二宝做甚?”


  他依然怯生生地躲在漆木柱后答道:“他有好些日子没回家了,大宝想他了,爹爹也不怎么说话了。”


  阮姒注视着他的目光往下移,落在腰间的孝布上,她转念一想,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向他招了招手,捏着家乡话的腔调,放柔声音几分。


  “小郎君~你上前来,我们去问爹爹好不好?”


  “爹爹不高兴,爹爹会生气的。”


  阮姒不容他拒绝,皮笑肉不笑,强行拉过他的臂弯,挑起其他话头转移他的注意力,时不时打探出“爹爹”的消息。


  当朝宰相,丧妻,有两子一女,一子痴傻,一子离世,一女重病在身。


  做宰相做到如此落魄潦倒模样,真蠢。


  正当阮姒开口询问之际,面前忽然出现一位少年郎的身影,二人四目相对片刻,她习惯性傲气地偏过头,错开目光,挥袖扬长而去。


  她循着与林大宝交谈的记忆走过长廊,找到了书房,拢了拢袖袍,立在门前听着里屋两个男人的对话。


  “……”


  倏然一阵缄默,阮姒倒是坦然推开房门,双手环抱胸前,懒洋洋地倚门,并不着急抬步踏进,反倒是里边的袁先生迎面走出,不卑不亢朝她作揖,打量她一番的眼神多了几分怪异。


  “啧。”阮姒从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不满地微蹙起眉头,狠狠地剜了一眼袁先生。


  他拿捏住君子风度,又朝她歉意作揖,后抬步离去。


  阮姒轻哼一声,偏头朝里屋走去。


  “阮某功名利禄金银财宝一无所有,反倒骂名流传千古,相爷所求为何?”


  听到记忆中素来凌厉的女声,由远到近,字字清晰传入耳中,阮姒迈着大步穿过屏风,如同踏过阴阳两界,耀眼又鲜活地再次出现在林若甫眼前。


  林若甫早已放下执棋的手,目光紧紧注视着她,眼前那张姣好俊美的容颜、那双狭长的丹凤眸、不屑抿起的双唇与记忆中的阮姒重叠在一起……


  

  四十年前,姑苏 

  

  十冬腊月风雪天里,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唯独面前那一抹玄黑最为刺眼,玄黑之下那双狭长的丹凤眸微眯起,阴恻恻地紧盯着自己,那张俊美妖冶的脸庞近在咫尺,清楚得看见温软的唇瓣一张一合勾起,隐约露出点点贝齿,似乎在引诱旁人一探究竟,以至于浑然不觉刺骨冰凉的匕首贴在他的脖颈上。


  那时,是少年林若甫一生中最为难忘。


  “小郎君~带我走呦~”


  “不然毁了你的黑炭,再杀了你。”


  少年林若甫迷失在她那一声声语气上扬的姑苏话里,又在她的威逼下,心不甘情不愿将她带回了寒舍。


  朔风呼呼,吹得木窗吱呀吱呀响,屋内尚未点燃炭火,冷得刺骨打颤,那阮姒倒不惧寒似的,解了破烂不堪的披风,身穿单薄的青衫,若无其事盘腿一团缩在他的床榻上。


  她倏然用手捂住嘴,“噗——”一声,口中贝齿带着鲜血吐出,从身上掏出仅剩的玉饰,扔给少年林若甫。


  “小郎君,去买些金疮药回来。”阮姒的声音一贯凌厉,如今有气无力。


  少年郎拿着手上残留余温的玉饰失神片刻。


  “愣着作甚!快去!”在阮姒的催促下,他猛然回过神,握紧手中的玉饰,快步离去。


  少年郎打量了玉饰,发现是枚色泽碧绿的岫玉镯,质地温润,镯上有处凹陷格外显眼,刻着一个字:阮。想来此人非富即贵,他很快将玉饰变卖,在医馆抓了些药,冒着风雪赶回家里去。


  “甫儿?”年迈的老母亲立在门槛,神色担忧,出声喊住了少年郎。


  少年郎将老母扶进屋内,关切嘱咐道:“阿娘快回屋里去,天寒风大,切莫伤了身子。”


  “你……”林母目光看向他的寝屋欲言又止。


  少年郎解释道:“阿娘放心,孩儿搭救了一位贵人。”说着说着,他将余下的钱两塞在林母手中,沉甸甸的银两放在手上如同放下心中的大石。


  他随后转身进屋,里边传来语气轻佻的打趣,“暖小郎君,我都听到哟。”


  少年郎只见榻上的阮姒直起身子,朝他解着腰上的宫绦,衣襟上袖扣一粒粒解脱,将青衫脱下,再是雪色中衣,他瞪大目光,惊得背对着她,欲将金疮药放下,夺门而出。


  阮姒笑着一字一顿道:“过来、上药。”


  少年郎止步门前,“姑娘……男女有别,我且去唤母亲来替你上药。”


  阮姒语气一转,恶狠狠说道:“你胆敢迈出一步,我便杀了你那老母!”


  “你!”


  素来温雅的少年郎一日下来被阮姒气得礼数尽失,频频失态。


  他不情不愿转过身去,只见阮姒身上仅剩件天水碧色花卉暗纹抹肚,掩着春光温柔乡,乍然意识到自己的唐突,瞥过目光,拿着金疮药向床榻走去。


  阮姒见状微眯起丹凤眸,眼尾褶皱泛起风情万种,娇笑阵阵,惊呼:“呀,小郎君原来没尝过美人香呐。”


  “……”


  少年郎偏头不语,余光瞥见她的背上一道血淋淋的伤痕,定晴一看,如凝脂般的肌肤上狰狞的伤痕赫然醒目,血肉模糊,他蹙紧眉头,瞧得已然觉得是自己背上在隐隐作痛,然而她这人竟有闲情调戏自己!


  少年郎眉头蹙成“川”字,又气又无奈,忽然转身离去,由着阮姒在身后叫喊。


  “欸!你上哪去?!”


  “吱——”一声,少年郎推门离了屋去,阮姒勃然大怒,心想这厮居然真敢走了,她将外衣随意披上,从床榻跳下,拔出佩剑,怒气冲冲地赤足小跑出寝屋。


  屋外风雪大作,“阿嚏——”阮姒捂嘴连打了好几声喷嚏,顷刻,她迎面撞上少年郎,见他端着一盆温水,又瞥了眼自己手上的佩剑。


  他道:“回屋里去。”


  “啧。”阮姒拿剑的手垂了下去,缓缓转过身往回走,脸不红心不跳岔开话题。


  “小郎君姓甚名谁?”


  “在下姓林名若甫。”


  “噢~我姓阮,你喊我一声‘阮姐姐’便好。”


  “……”


  少年郎一言不发回到寝屋,用沾了温水的帕子轻轻地擦拭肌肤上残留的血迹,金疮药涂抹在伤口上,疼得阮姒身躯直打颤。


  “嘶~林姑苏轻点。”


  “……”


  少年郎头一回不顾礼数,伸手摁住了她的腰肢,不似扬州瘦马那般纤细,也不太过丰腴圆润,握在手中恰到好处的柔软。


  阮姒笑道:“林姑苏逛过窑子否?”


  “……”

  

  他依然缄默不言,动作温柔为她上药,殊不知耳根子早已绯红,少年郎的心怦怦直跳。


  片刻,他将她的外衣重新披在肩上,谁知阮姒忽然扭动腰肢,熟练地双手攀住他的脖颈,眼波流转间妩媚动人。


  “林姑苏~姐姐我也没尝过雏儿呢。”


  他忍下心中没来由的躁动,眉头紧蹙,握住阮姒的皓腕从脖颈上拿下,将她整个人轻轻推回床榻上,倏然转身夺门而逃。


  “哎呀呀……”


  阮姒懒洋洋地倚在床上,饶有兴致地抿嘴一笑,那厮急促的步伐出卖了他心中慌乱,说来她确确实实未与未经情事的雏儿恩爱过。


  

  阮姒送来的岫玉镯卖了个好价钱,足够让林家过个好年,自那日调戏少年郎一番,鲜少再见到他,常是林母前来照看,又从林母口中了解家境情况一二,之后无意与少年郎碰面,那厮脚下生风似的,处处躲着她,阮姒一笑而过,难得好脾气,也不恼怒。


  少年郎常待在屋内温书,无意间昂头,透过窗口看到屋檐下那抹身影,她爱将三千青丝用素簪挽起,穿着一身男袍,难辨是雄是雌,大抵是为了掩人耳目。

  

  朔风吹得她的大袖鼓起,阮姒双手揣进袖袍里,安然不动。


  少年郎双唇抿了抿,酝酿了小会儿,开口说道:“天寒,进屋罢。”


  阮姒笑着转过身,“你怎不叫我一声好姐姐?”


  她见少年郎垂头不语,轻笑一声,凝视着他片刻,像是做出什么决定,眸中罕见流露出几分坚定,肃然迈步朝窗台走去。


  阮姒伸手去拿起他的书册,悠悠开口:“林姑苏,且听阮某为你授业解惑。”


  “……”


  她那凌厉的嗓音环绕在耳畔,少年郎的神情由疑惑徐徐转变成愕然。她姓阮,当朝官员有位女官姓阮。


  少年郎似乎知晓她的身份了——当朝中书令阮姒!南庆女佞臣!


  

  之后,在某日月黑风高夜,她把少年郎灌醉,解衣袍,赴云雨,情至深处,阮姒总是在他的耳边轻轻说恨不日日与君好,爱之入骨,日夜辗转反侧,她对这些话信手拈来,像是对许多人说过。


  次日他便再没见过阮姒了,直到赴京赶考、金榜题名、留京任职、陛下宾天、新帝登基、升官娶妻、皇权更迭、拜封为相。


  他用阮姒教他的智谋,立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位,可他再也看不到林家檐下那抹倩影了。


  

  “相爷?”

  

  熟悉又久违的女声传入耳中,林若甫忽然伸手探进她的唇内,果然在一排贝齿中摸到了凹陷下去的软肉,他记得阮姒缺了颗牙。阮姒狠狠地咬住他的手指。


  林若甫吃痛地闷哼一声:“嗯……”

  

  阮姒不满地将他的手指吐出来,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君有疾否?”


  林若甫失笑不语,她又问:“阮某与你相识?我怎不知晓认识位相爷啊,那阮某也不至于赐死车裂啊。”


  林若甫目光温柔注视着她,望着那张年轻俏容颜,徐徐道来:“姑苏。”


  阮姒重复反问:“姑苏?”


  两人面面相觑,阮姒被盯着越发心虚,着实想不起来自己在姑苏又惹了什么风流债,这又是哪个厮来讨债了?


  她轻咳一声,肃然道:“阮某认识相爷?林姑苏是吧?”


  “……”林若甫淡淡一笑,起身带她往外走,语气沉稳平淡,却诉说着无尽的思念。


  “我记得你,足矣。”


  阮姒讪笑,暗道:这厮真是痴情。


  他走出书房,绕回了先前遇到少年郎的地方,林若甫站在远处,若有所思望着他与大宝玩闹,阮姒从他的身后探出头,顺着他的目光去看。


  “那少年是谁?”


  “女婿。”


  阮姒瞥了眼身侧泰然自若的林若甫,微眯起凤眸,近身一语道破:“你,不喜欢他。”


  林若甫不冷不淡道:“吾儿之死与他有关联。”


  阮姒目光转向那位少年郎,轻笑一声,凑近林若甫的耳边,阴恻恻吐出一句话:“杀之而后快。”


  “……”


  他不语,阮姒将柔荑搭在他的肩膀上,低首训斥:“林姑苏,为相者不该优柔寡断。”


  林若甫垂眸:“我知道,阮姒,婉儿心悦于他。”


  阮姒冷哼:“这便是你的顾虑,你的软肋,位高权重者万不可轻易受人挟持。”


  林若甫反问:“那你呢?”


  “我?林姑苏你大抵没听到他们雀跃欢呼,高喊阮姒死有余辜。”


  林若甫去握住了她的柔荑,攥在手中,指腹轻轻地摩挲她的皓腕,阮姒瞧见他黯然失色的模样,无奈地撇了撇嘴,由着他握着。


  

  阮姒近来瞌睡过重,一连数日待在府邸,兴致高有精神气,会陪大宝嬉戏,久而久之他不叫“姐姐”,改口喊“小娘”。

  

  她阴沉着脸,威逼利诱下让他住嘴,有次林若甫听着了,反而笑意更深了。


  阮姒每每瞧见林若甫与大宝待在一块,心中无端生出一种罪恶感,好似她真是那抛妻弃子的负心汉,说起来她还没与鳏夫厮磨过,尝尝也不错。


  翌日,他在书房伏案作画,阮姒拎着一壶酒闯入,坐在林若甫的膝上,试图将他灌醉。


  他虚扶住她的腰肢,偏头不饮,无奈道:“阮姒你啊……”


  阮姒哪里肯由他反抗,仰头饮了口,冰凉的柔荑捏住他的下颚,吻住薄唇,渡酒入喉。


  她解下他的衣袍,拿起毛笔,在他的肌肤上胡乱书写,她有了醉意,脸色绯红,笑得花枝乱颤,林若甫将她靠在案桌上,案上所作的美人画与她重叠在一起,如梦如幻,是真是假。


  他紧紧地抱住阮姒,像是要融入骨血般。


  “阮姒……我老了……”


  阮姒,不要走。


  阮姒……阮姒……


  阮…姐姐……


  阮姒,我该如何是好?


  

  “相爷?相爷?”


  林若甫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孤坟石碑一座,一幕幕是大梦一场空,袁宏道在身后提醒自己不宜久留。


  他置若罔闻,伸手抚摸上空无一字的石碑,细语自嘲:“阮姒啊阮姒,你好狠的心。”


  “……”

  

  他垂头不语,跪在坟前良久,怔怔起身离去。


  清风徐来,竹林深处似有一声低语,轻轻随风来,飒飒随风去。


  “啧,那林姑苏又来哭坟了……”

  

  

  

  ——完——

  

  

  

  

  

无奖竞猜结局

【风月情浓】庆余年乙女向国庆联文预告

鱼上仙(本宣预告):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 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12:00  |  @闵辞 


范闲——【和男朋友一起穿越这件事合理吗】




「你爱的,究竟是我的灵魂,还是我的身体?」








13:00  |  @说不明书 


陈萍萍——【蜜三刀】




不知从何时起,陈萍萍不再喜食蜜枣。


房中矮几上每日出现的竟是程记果子家的蜜三刀,听说是夫人要求的。




「要求的?」


「可不就是要求的么,说是帮院长戒瘾。」


「戒的哪门子瘾?」


「口腹蜜剑,两面三刀的瘾。」








14:00  |  @一口抹茶千层 


陈萍萍——【再不哄夫人就真跑啦】




「夫人,您到底打算何时回去啊?您看我们这也不好向院长交代不是?」 王启年愁的脸都皱成了苦瓜,就差给你跪下磕头求你回去了


「回去?回去做什么?你和你手底下那几个几次差点让我一命呜呼的手怎么不想着如何向你们陈院长交代啊」 得,谁劝都没用


「那就只能……用这招了!」范闲匆匆忙忙跑进院中,你还没看见人就听得都是什么“院长病了”,你可听不得这些,心下一惊就跟他回了鉴查院


「这就是你跟我说的……院长病了?师兄,你现在骗我骗的可以啊,挺有一套啊?」


「不怪范闲,是我让他这么说的」陈萍萍一直含笑看着你,突然开口,「你过来看看,是心病」你身体不自觉的就往他身边靠,「心病还须心药医,你叫我回来做什么」


「你不就是我的心药?」








15:00  |  @曳晓 


庆帝——【万年欢】




穿越之后,我成了兵部尚书秦朗的小女儿幼宁。官员家的女孩儿都是要进宫选秀等待皇帝分配的。


早晚要进宫嫁予皇室,我当然是期待着老皇帝早死,我好嫁给他的儿子。谁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啊?太子溜光水滑,二皇子幽默风趣,三皇子小正太我也可以!


什么?老橘子皮要把我笑纳了?NONO!








16:00  |  @林宸_玥铧 


庆帝——【鸳鸯罗帐】




庆国京都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


「朕的妃子,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这是给予你这只雏鸟最后的纵容。








17:00  |  @浙江的老郑俏模样. 


林若甫——【离恨天】




庆史上一翻她是奸诈狡猾的女佞臣,权势滔天,残暴不仁,生前满朝文武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挫骨扬灰,死后则笑罪有应得,如她这般穷凶恶极之人,竟有痴人为她立坟冢。








18:00  |  @镜中尘 


王启年——【非心不语】




「王启年,你不是自称轻功天下第一吗?那为什么每次我都能砸中你?」


「嘿嘿。夫人丢过来的碗,岂有避开之理?」








19:00  |  @白白白白白 


李承泽——【不逢时】




他说:「你知道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左不过是我想与你做一场交易?」


你笑着答道:「你叹你没早早付出真心,我只叹我们相遇不逢时。」








20:00  |  @三千青丝为君留 


陈萍萍——【渡】




「李云宣,陈萍萍一身傲骨不惧生死,唯独对你,甘愿低头俯首称臣。」








21:00  |  @鱼上仙(本宣预告) 


陈萍萍——【坠欢重拾】




「仗着陈萍萍对你余情未了,这些年你没少利用鉴查院为你办事。」








22:00  |  @三初大王 


李承乾——《云生结海楼》




「你瞧,这琉璃珠翠花繁美精致,亦如本宫予你之心长久不败。」 「可它终究,是一朵假花。」








23:00  |  @柳笙雪 


陈萍萍——【解连环 · 谨以解矣】




玉鞭重倚,却沉吟未上,又萦离思


西窗夜凉雨霁,叹幽欢未足,何事轻弃。


连环结,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


扣来扣去成了死结




于是范闲一觉醒来发现天变了:啥?教父变成了妹夫?








感谢海报制作@三初大王 


感谢十二位老师一同造梦,敬请期待















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苏义简嘿嘿嘿🤤🤤

在御桌上do也不是不行😋😋🤤🤤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